分页: 9/19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Nov 26
[color=#2E8B57]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Nov 20
九个多月  277天
我也是刚刚才算的

接下来

看书 看电影 写文字 做事....
大家都若无其事的忙吧

习惯一个人就像中了毒
往自己身上订满了钉子

最终选择都是自己给的
我们各走各的路
最后  相忘于江湖
.......
Nov 15
Nov 11
秀秀偶滴新鞋子 --黑色小裸靴
天气变冷啦~~~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其实
什么都看不见  挖咔咔咔~~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和娉娉吃水果捞.....快乐的日子
谢谢娉娉专程来看我挖~
Nov 10
绞杀榕
它通常生长在大树树冠下,它那有粘性的种子落在树枝上面的动物粪便上,一旦发芽,就会长出气生根,一直向下,直到在泥土中扎根。一旦从泥土中获得新的营养来源,绞杀榕的生命力变得更加旺盛,根越生越多,和大树盘根错节纠缠在一起,最后使大树的树干陷入它的网中。
它茂密的叶子阻挡了阳光,使大树的树冠窒息而亡,最终使大树倒下。
不久大树就彻底腐烂,留下绞杀榕枝条织就的网状树干傲然而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最早是在上海的动物博物馆 看到关于绞杀榕的记载
上面写:“吸完水分和营养  取而代之”
因此才开始留意身边这种静悄悄的残酷现象  
其实还是挺常见的  好多数木茂密的地方都有绞杀榕的足迹
自然界的许多生灵身上  都能找到人的影子
比如说 过着防御生活的蜘蛛 宁躲不斗
警觉的老鼠  热爱家庭的大象  占雀巢的鸠  专一的狼....
而现实生活中都能找到 一一对应的人
这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像绞杀榕也一样  天生的柔软 他没能拥有榕树的粗壮树干
他是不起眼的万象之一   和森林里大多数植物相比 他既脆弱又丑陋
所以他选择了做个‘杀手’  也许也只有这样  他才能存活
在这点上  绞杀榕是有理想与追求的  
可当他顺利的爬上树梢  占据高姿态时却遭到人类的唾骂  
因为在人类社会   因为个人利益而伤害杀死他者 是违背道德的 法律所制裁的

每次面对着绞杀榕  我总是有一堆乱麻般的感慨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 驱使我在这里介绍它
凝视着它的时候  感觉它也在用冷峻的眼神看着我 像一条盘旋着的毒蛇
我试着抛开一切主观的看法  正反两种观点在脑海里不断的建立又推翻  
左右这一切的  仅仅不过是一条看似虚无的道德准绳  这是一条没有人说得出颜色的‘绳子’

绞杀榕的理想是单纯的  我甚至有那么点同情它  尽管我并不赞同它使用杀害的手段

活在现实中的人  就是活在绞杀现象中的人
当我们的人生没有结束   我们无法判断谁是绞杀者  谁是被绞杀
这段话也许相当的残酷  
我无法想象我这麽一个不现实的人  会思考这种现实得有点恶心的问题
唯一解释   一切都是矛盾的

希望
我们爬往高峰时   有人与我们分享   有人为我们鼓掌

Nov 9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嘻嘻   今天和娉娉去了丹霞山  
啊~~听说是非常的有名吖·~   累死瓦哩 sleepy~
山上的腌萝卜很好吃   哈哈  
上图片中....... (没带相机 图片都是手机拍嘀 勉强看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Oct 22
亲爱的热狗先生~从高中追到你现在
没有让我失望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Oct 19
我快毕业了   很快  马上....
虽是说明年六月领证才算  
却其实再有一个月的课   大家就基本上完事儿了
然后渐渐地 稀稀拉拉地从学校消失   散落到各地
不知道最远的能跑多远    呵呵
我常常假象身边的谁谁会有怎样的遇见    
然而在想象的世界里  往往最不敢想的就是自己  
前20年的日子  想想就像晒在太阳下的木头杆子  
横七竖八的  到处都是

最近特别的能睡  也特别的空虚...
自高二以后还没试过像现在这么漫无目的过日子
记得那时候有篇日记上写着:
“我躺在床上  盯着时间从上铺床板的缝隙中流过    无动于衷
耳朵听见传来的断断续续的读书声
然后下课铃声 吵闹声上课铃声.... 反反复复
终于太阳从东面歪到了西面   我仍然躺着   看时间从凝视中流过.....”
那就是我高二时的写照  那时特别能理解朱自清在匆匆里的那段话  
就是当别人都在为拥有的大学梦奋斗的时候
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对于这个社会我是什么
在爷爷去世的那几天   我尽然还公然在家人面前说了句   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而读书.
终日沉迷玩乐的日子  让我报复似的想向所有人证明  这样是快乐的
事实呢  我到现在都记得那种迷茫与挣扎
后来...   呵呵   我真的相信每个人生都有那么几个转折点  
也许那个转折点只对某个人起作用  

开始画画后  很快又过去了四年  呵呵  也许又到了一道坎
我从不怀疑我的职业就是要拿笔画画的
我也不后悔     我就是害怕了    害怕......
呵呵  脑袋堵住了  说不下去了  
电影都看到没什么好看的了
明天要去书馆搞点书看  
希望能快点想得开
毕竟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   勇敢点....

   (注  日志是上礼拜写的 )


  
                  

  
Oct 12
Oct 12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们走进了马帮
这个是拉市海最深处的马帮
好象是叫“西湖马帮”....
分页: 9/19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